如何理解刘鹤说的“适度超前进行基础设施建设”?

产品中心如何理解刘鹤说的“适度超前进行基础设施建设”?

ag真人|官方下载地址 > 产品中心 >

如何理解刘鹤说的“适度超前进行基础设施建设”?

文章来源:未知时间:2021-09-08

在9月6日开幕的2021中国国际数字经济博览会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表示,“发展数字经济必须认真落实新发展理念,以强烈的创新和危机意识,主动创造条件,把握发展机遇,实现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要把人才作为重中之重,充分发扬企业家精神,努力吸引和培养人才,依靠人的想象力、创造力使供给创造需求成为可能。要善于创造软环境,持续完善法治环境,适度超前进行基础设施建设,优化资源和服务供给,保护公平竞争,反对垄断。要善于发现和利用比较优势,结合不同地区产业特点,努力创新,进行差异化竞争。”

其中,“适度超前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引发了市场关注。对于这一表述,该如何理解呢?

既是稳增长需要,也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需要

“从宏观角度看,适度超前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即是当前稳增长的需要,同时从中长期看,是发展数字经济的客观要求。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有别传统的基础设施建设,大力发展数字经济下,以新基建为核心,数字经济未来是世界产业发展的趋势,打好基础有助于构建发展格局。”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对澎湃新闻说道。

可以作为参照的是,先前4G时代的基础设施网络建成后,在其基础上产生了许多商业应用的创新,对其他产业带来促进和推广。

上海财大商学院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钟鸿钧对澎湃新闻表示,现在适度超前地建设数字经济时代的基础设施,可能会刺激和带动相关产业的发展和创新。

“借鉴以往3G,4G时代成功的经验,做好5G基础设施网络的建设,相应的商业创新就会随之而来。”钟鸿钧说道。

他也认为,下半年经济发展仍有压力,进行基础设施建设成为了弥补经济下行、寻找新增长点的方式。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战略和区域经济部副部长卓贤则告诉澎湃新闻,先前的基础建设多为贸易型、工业型,支持商品、要素、劳动力的流动、组合与交易,而现在正处于数字化技术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前夜,有相关应用前景的产业就需要有新的数字基础设施的支持。

“基础设施的发展水平代表了国家的竞争力,在技术换道超车的阶段,如能适度地进行现代化基础设施的建设,就能在新一轮的变革中赢得先机,使得新技术、新模式和新产品得以更好地朝产业化、市场化和规模化的方向发展。”卓贤说道。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院副教授、金融发展研究所副所长钟辉勇也向澎湃新闻表示:“中国现在面临一个数字经济的大发展阶段,数字经济发展需要的基础设施和传统的基础设施不一样,在这个背景下需要提前进行基础设施的建设。”

“适度超前”如何把握

怎么理解“适度超前”?

钟鸿钧认为, “适度”是要在考虑现在经济的发展状况下,进行数字化的基础设施建设。比如5G目前存在着建设后无应用场景、无法商业变现的问题。而“超前”则是让建设要领先于行业,这样其后的应用才能跟上。

“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基础设施建设都应适度超前,以推动经济转型、产业升级和技术创新。” 卓贤说,对于数字时代的基础设施,“适度”应从技术层面和经济层面上考虑:在技术层面上,数字化技术的发展路径、商业模式都拥有不确定性,所以需要经历一定的试错阶段,“试错”意味着新型基础设施建设需要超前探索但不能过度过快发展。而在经济层面上,“适度”则是指融资模式要保持一定资金的杠杆率和合适的负债率,确保新型基础设施投资、建设、运营的可持续性。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杨志勇也向澎湃新闻表示:“基础设施需要先行。数字经济发展方向有不确定性,适度超前可以减少不确定性所带来的风险。适度超前有经济方面的考虑,基础设施往往涉及巨额资金投入。”

应关注哪些基础设施建设

卓贤指出,“十四五”规划中明确了建设现代化基础设施建设的方向,其中一块是新基建,建设以数字化基础设施为主的基础设施。而另一块则是对传统基础设施的改造,包括对能源基础设施、水利基础设施以及交通基础设施的数字化改造。

“适度超前的基础设施的内涵与外延,与现代化基础设施高度一致。”卓贤说道。

杨志勇表示,5G、工业互联网、AI等基础设施可以进行适度超前的建设。

在可使应用场景落地的基础设施建设方面,钟鸿钧提到了与高速公路完全配套的5G基础设施,可为未来无人驾驶进行试验。他还提到了大型数字工厂和城市交通等。

“目前来看,相关的基础设施主要还是包括数据中心、云计算、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等这些新一代的信息通信技术,以及在这些数字技术基础上形成的各类的数字平台。“钟辉勇说道。

“适度超前”应该注意什么

在进行适度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的过程中,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卓贤表示,以往基础设施建设的过程往往是自上而下的,很多的建设、投资、运用主体是地方政府和地方融资平台。而现在的数字基础设施,因为要确保技术层面和融资层面的“适度”,所以并不完全是自上而下的。比如在工业互联网领域,头部的互联网企业会和一些垂直行业领域的数字化企业以及产业链中的“链主”企业相结合,建设有利于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协同的生态型基础设施。所以投资、建设和运营新型基础设施的主体将是多元化的,而融资的方式以及政府参与的角色都会有所变化。

钟鸿钧则表示,在进行适度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的过程中,需要政府引导。同时,应加重投资相对落地场景明确的区域。他强调,数字基础设施不能摊大饼,数字基础设施应在人口密集和经济发达的区域进行。

钟辉勇也表示,在数字经济基础设施的建设上,要根据当地的产业结构以及比较优势综合考虑,应避免出现通过大规模政府投资来进行的数字经济基础设施建设,导致大量财政投入没有回报的问题,也就是财政支出缺乏效率的问题需要高度重视。

本文作者:荣迅,来源:澎湃新闻,原文标题:《解读|如何理解刘鹤说的“适度超前进行基础设施建设”?》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